首页 > 民生 > 内容

山东省庆云县“水云间自然生态度假中心项目”死亡之谜
发布时间:2018-5-17 17:44:53   作者:不详

我叫赵德才,男,65岁,中共党员,天津人,身份证号码:120103195305083236,天津开发区澜驰置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山东水云间置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是一名残疾人。现实名反映山东省庆云县"水云间自然生态度假中心项目"生死历程中,我们遭受的诈骗、不公、打击和绝望。

pgc-image/1526548902919297a67c2ff

山东水云间置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赵德才

2006年11月18日,为支援庆云县脱贫招商引资工作,我们与庆云县人民政府签订了"庆云县水云间自然生态度假中心项目开发协议书",占地320亩,其中包括一栋涉外四星级酒店——山东鼎华酒店。总投资人民币3.04亿元。

由于当时庆云县政府在招商期间对该项目土地审批存在瞒报和造假,2007年10月17日,庆云县人民政府给我公司承诺,由于土地问题造成的一切损失由政府承担。2007年10月18日,项目开工,其中包括鼎华酒店,由于酒店属于外包性质,他们后来发现土地问题造成2008年酒店项目停工,造成我们2000万元的损失。另外由于奥运会的原因,水云间项目也停工,损失1100多万元。此事一停就是2年。

pgc-image/1526548902988a082e5ebae

庆云县政府为水云间置业发展出具的承诺书,最终也没有兑现

2010年10月,庆云县国土局局长王勇口头告知土地经审批完毕,可以开工。但此时我们的资金已经不足需要从社会融资建设。当时董事长赵德才认识无棣县一个地产项目的负责人,他们向我推荐福建人黄耕清、叶明瑞,说他们很有钱,愿意和我们一起投资水云间项目。后来黄耕清成为我们单位的副总经理。

2010年10月20日,我们在黄耕清的见证下与叶明瑞签订了"水云间项目合作开发协议"。协议规定:叶明瑞在2010年12月15日之前分两次给我们投资7000万元,(2010年11月30日前付2000万元,2010年12月15日前再支付5000万元),公司给他的55%的项目股份。

但,直到2010年12月15日,叶明瑞没有履行合同,一分都没有到账。

2010年12月30日,叶明瑞再次找到我们,承诺如果公司提前借给他公司55%股权,他马上将7000万资金融来汇到水云间公司账上。黄耕清可以证明。

pgc-image/1526548903567975eb095bf

与叶明瑞签订的股权融资协议:融不到资金,退股。

为稳妥起见,我们向庆云县工商局副局长刘晓峰进行咨询,问问是否可以这样办理。刘晓峰也同意这个做法,并承诺,如果叶明瑞不能够给我融资到位,工商局可以将暂借给叶明瑞的股权收回。在刘晓峰局长的承诺下,2011年1月8日,我单位又与叶明瑞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借给叶明瑞股份用于融资。合同明确标注:2011年3月31日资金没有到位,叶明瑞立即归还所借股份。并于2011年1月11日,我们在庆云县工商局与叶明瑞在刘晓峰的主持下,办理了股权转让和股权收回手续,也就说,如果叶明瑞不能够融资到位,那么工商局可以自动将股权转回。

2011年3月31日,叶明瑞仍然没有融资到位,同时也拒绝将股权退回。

2011年4月7日,我公司召开股东大会,形成股东决议,收回股权,免去叶明瑞公司监事职务。叶明瑞当场签字确认。

pgc-image/15265489036570f4c61af21

叶明瑞融资失败,确认退股

2011年4月中旬,我公司带上公司决议到工商局对股权进行变更。令人十分不解的是,工商局刘晓峰说必须叶明瑞到场并且法院判决才能退股,之前的承诺变成废纸。

问题由此开始,叶明瑞的股权问题成为后来所有问题的导火索和根源。

2012年7月4日,叶明瑞说有4000万到账,希望继续履行合同,董事长赵德才与叶明瑞再次签订《框架协议》,协议约定:合同签订7日内将4000万打入我公司账目。7月11日(合同约定时间),叶明瑞也没有履行合同。7月28日,有4000万到叶明瑞的合伙人黄宝山账户,但是,时隔两个小时,4000万再次转移完毕。黄宝山的账户只剩下10元。

pgc-image/152654890376407d94e3a5d

黄宝山个人银行卡4000万流水,两个小时后转走只剩10元,这就是融资到位?

2012年8月30号,我们针对叶明瑞股权问题召开股东大会,邀请叶明瑞和庆云县公证处参加,叶明瑞拒绝参加,股东大会决定:叶明瑞的股权还还给我公司。公证号为【2012】庆证民字第156号。

随后,我们向庆云县法院提起诉讼,经过审理、取证,2012年11月26日,庆云县法院做出公正的判决【2012】庆商初字第395号:确认叶明瑞在工商登记享有水云间公司的股权没有实际出资。

也就是说,叶明瑞的股权不存在。

2012年12月11日,我们带着庆云县法院的判决书到庆云县工商局进行股权变更,庆云县工商局副局长刘晓峰说:必须终审判决。

庆云县工商局副局长刘晓峰层层设卡,让诈骗犯叶明瑞在程序上掌握股权,为后来的一系列问题埋下罪恶的种子!

pgc-image/1526548903832914e6207d1

庆云县工商局不予受理通知书

随后,叶明瑞将庆云县法院的判决上诉到德州中级人民法院,法院判决发回重审(【2013】德中商终字第54号)。

2015年4月22日,庆云县法院再次重审维持原判(【2013】庆商初字第415号):确认叶明瑞在工商登记享有水云间公司的股权没有实际出资。

叶明瑞再次上诉,2015年12月15日,德州中级法院做出终审(【2015】德中商终字第334号):在判决书第8页综述中:本院认为"叶明瑞并未出资",但是,判决的结果却是撤销【2013】庆商初字第415号判决。

关于叶明瑞的股权问题,我需要补充的是,叶明瑞利用虚假的水云间公司的股权,进行诈骗3000余万元,摆平德州中院袁连喜、孔祥波、邹勇。同时2011年他向华汇公司和个人借款80万元帮原庆云县县委书记刘长民到中央党校学习,不久调到德州政法委书记,这是德州中院徇私舞弊的根本原因。

2016年11月4日,叶明瑞向庆云县法院提起对我公司进行强制清算。2016年12月26日,庆云县法院判决不予受理(【2016】鲁1423清申1号)。

随后,叶明瑞再次向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7年5月16日,德中中级人民法院做出判决:指定庆云县法院受理叶明瑞对我公司强制清算申请(【2017】鲁14清终1号)。

2017年8月2号,庆云法院判决在德中压力之下受理并组织清算小组,对我公司进行清算处理(【2017】鲁1423强清1号)。

2017年8月20号,我公司对此提出终止清算的说明。结果无效。2017年10月24日,山东天元同泰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我公司进行资产评估(鲁天元同泰评报字【2017年】第1181号)。评估结果和实际差别太大。

2017年11月9日,我们向山东水云间置业发展有限公司清算小组提出异议。

2017年12月14日,山东天元同泰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我公司再次进行资产评估(鲁天元同泰评报字【2017年】第1181—1号)。就在评估出来的当天,庆云县法院也作出民事裁定同意清算组对我公司进行破产申请(【2017】鲁1423破3号)。法院应当依据评估的结果进行判决,即使庆云县法院工作的效率再高,也不会是一天时间。这说明,破产早已注定,评估只是手续,严重违背破产法的基本常识和法理。

对此,我们的意见是:

清算的法律依据不足:既然贵院两次判决叶明瑞并未出资,股权是不存在的,并且德中也承认叶明瑞的股权也没有出资,和判决自相矛盾。那么,叶明瑞针对自己的股权所提出的所有问题都是不存在的,既然不存在,那么,何来的清算,法律依据是什么?

资产评估有问题。

第一债权问题,产权混淆;第二资产问题:水云间资产高值低估。截止到2017年8月2日本公司资产价值超过3亿元,而评估公司评估价为1.17亿。

评估和破产的文件时间存在问题。应该是先有评估,再有破产,评估未出,何来破产。庆云法院副院长胡卫华审判员王平平在评估未出的情况下签发破产裁定书。(【2017】鲁1423破3号)这种破产先于评估,是违法的,更是站不住脚的。

总之:目前公司现状是由叶明瑞诈骗股权开始,由地方政政府官员推动,形成的一种对民营企业掠夺连环性诈骗行为。叶明瑞是开端,是关键,是借手。当地政府个别官员王晓东、张传军是内因、是推手、保护伞。同时,目前庆云县人民政府引进亿一投资(上)有限公司开发旅游,该公司主要从事文化旅游,看上我们项目所在地,因此,庆云县人民政府借助叶明瑞的判决,强制清算我们公司,进而将我们公司项目取消,收回用地,转让给亿一投资(上海)有限公司,目前,已经将我们项目未开发的165亩转给亿一投资(上海)有限公司,并且将鼎华宾馆的土地已经注销。以上我们均有明确的证据。

pgc-image/15265489027692a70b33976

庆云县人民政府收回土地的函件

本来,我们不想把问题扩大,维护德州和庆云县的政治生态和政治稳定,把项目做好,对庆云县政府和我们实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丰收,但是,目前情况已经把我们逼上绝路,我们也顾及不了那么多,其中相关人员的违法行为,我们将陆续逐一公开。

最后,针对上诉情况,我们的诉求是:1、立即停止破产清算,有关部门纠正错误,由我们继续运营,同时我们保留对项目造成严重损失的当事人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2、由政府收购,我们撤出项目。

以上内容完全属实,如有任何的虚假陈诉,我们愿意承担所有法律责任。


上一篇:山西长治:高新区纪工委书记程晚英疯狂索贿的背后
下一篇:长治前纪委书记马彪免职的前后

发表评论